1. 首页 > 传媒 >

“蒙面歌王”遭跨国起诉,灿星IPO前途生变?

原创 中国好歌曲 灿星传媒制作副总裁尹晓葳_灿星传媒_灿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

作者|缪凌云 王玥

来源|野马财经

《蒙面歌王》中国版制作方灿星正面临一场重大诉讼风险——节目原版权方、韩国三大电视台之一MBC,一纸诉状将前者送上了法庭,认为灿星在《蒙面唱将》、《无限挑战》两个节目中存在违约及侵权问题。

灿星因成功推出过《中国好声音》、《蒙面歌王》、《这就是街舞》等热门综艺而名声大噪,2018年底递交创业板IPO招股书后,被市场寄予了“综艺第一股”的厚望。

如今随着MBC维权升级,灿星未来可能将面临一系列的诉讼,不仅有着潜在高额索赔,而且其原创能力也再次受到了质疑。

此前,灿星就曾因《中国好声音》涉及侵权被诉。如今再陷版权风波,无疑给公司的IPO之路蒙上了一层阴影。

昨天(2019年9月20日),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,灿星(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,以下简称“灿星”)与MBC两方代表,就“无限挑战”版权起诉案件交换了证据,面对MBC的一系列诉求,灿星依旧没有表露出庭下和解的态度。

与此同时,MBC对灿星在另一个节目——《蒙面歌王》中未支付完约定的收益提出了仲裁请求,目前也正在进行中。

这意味着,正处在IPO阶段的灿星,未来可能面临着一系列的诉讼风险。

亲密伙伴缘何对簿公堂?

作为一个非圈内人士,你可能不了解灿星这家公司,但一定听说过一个节目——《蒙面歌王》。

《蒙面歌王》原为韩国三大电视台之一MBC旗下综艺,2015年春节试播之后,效果拔群。

很快,MBC和灿星一起将该节目引入中国,当年7月19日晚,国内版的《蒙面歌王》就在江苏卫视顺利播出。得益于节目新颖、舞美出色等原因,《蒙面歌王》迅速吸引了一大批观众,收视率节节攀升,到第五期时,已经成功突破1.4。节目同时还获得了2015年上海广播电视奖电视音乐节目三等奖。

第一季节目成功播出后灿星传媒,MBC和灿星很自然地进行了续约,于2016年2月签署了第二、三、四季的购买合约。

值得注意的是灿星传媒,此前,灿星提出需要根据中国市场环境对赛制进行调整(韩国是败者揭面,灿星希望改为胜者揭面)。面对这一提议,MBC考虑到维持双方的合作关系,答应并签署了补充合约。

然而,一场历时三年仍未解决的纠纷,就此埋下导火索。

改名后的《蒙面歌王》叫做《蒙面唱将猜猜猜》,播出平台仍为江苏卫视,于2016年9月18日至11月27日完成了共11集的播出。

根据合约,灿星需向MBC支付节目的收益分成。对于版权费,灿星如约进行了支付,但在节目播完后,收益分成的支付却一直没有完成。

不仅于此,灿星继续打造了《蒙面唱将猜猜猜》第二、三季节目,且再没有支付给MBC包括版权费在内的任何费用。

MBC相关负责人对野马财经表示,“《蒙面歌王》模式已经输出到全球30多个国家,其中美国也制作到了第二季,反响十分热烈,大家合作都很愉快。没想到较早展开合作的中国灿星反倒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令人感到愤怒的同时还有惋惜”。

遭遇类似处境的还有另外一个节目——《无限挑战》。

2015年12月,在《蒙面歌王》项目上合作顺利的MBC又与灿星合作将韩国另一档热门节目《无限挑战》引入中国,更名为《了不起的挑战》,在央视综合频道播出。

2016年10月,灿星还与MBC签署了联合制作的合约。据MBC介绍,他们不仅提供了整一季节目的主题策划,为了配合节目能够制作播出,MBC还派出了制作团队协助并参与了2.5集的节目制作。“但后来由于灿星的要求,团队撤出了中国,灿星也未完全履行合同约定的支付条件”。

连环诉讼风险来袭

MBC一方向野马财经表示,“2016年至今,已多次与灿星进行交涉,但双方一直未能达成统一意见,后来,灿星一方更是拒绝有效沟通,态度敷衍、拖延”。

无奈之下,公司最终选择了拿起法律武器。

今年(2019年)1月,MBC首先就《无限挑战》版权问题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诉状。5月份收到法院传票后,原本预计7月第一次开庭,但因种种原因进行了推迟,于2019年9月20日上午才首次开庭。

法庭上,MBC与灿星交换了证据及初步质证,依旧未能达成和解意向。至于下次开庭时间尚未确定,灿星则提出了此案不公开审理的请求。

除了《无限挑战》外,MBC对于《蒙面歌王》的维权亦在升级。

同样是在2019年1月,MBC就灿星在《蒙面唱将猜猜猜》第一季的违约问题已经申请了仲裁,如今大半年时间过去,仲裁无果的情况下,也正准备进行起诉。同时,针对《蒙面唱将猜猜猜》第二、三季的模式侵权,维权程序也已启动。

这意味着,对灿星来说,未来可能将面临着一系列的诉讼风险。

有知情人士推算,计算应付版费、分成,违约金及滞纳金总和,灿星需支付的费用约在2亿元人民币左右。MBC一方未向野马财经透露具体数字,而是表示,对于自己提出的金额,灿星认为金额过于巨大,认为从当下中国影视行业市场环境来看,这一数字并不合理,但我们(MBC)提出的金额都是依据合同来的,有凭有据。

就相关问题,野马财经亦与灿星副总裁、宣传总监陆伟取得了联系,其表示自己不负责与MBC合作的项目,对相关事情并不清楚。

而在《信息时报》2015年发布的一篇《蒙面歌王》相关文章中,接受采访的陆伟身份是节目的宣传总监。

IPO进程或蒙上阴影

灿星是我国影视制作行业颇为出名的公司,除了尚处争议中的《蒙面唱将猜猜猜》之外,还开发、运营了《中国好声音》、《这!就是街舞》、《即刻电音》、《金星秀》、《出彩中国人》等广受关注的节目。

2018年12月19日,灿星向证监会递交了招股书,试图冲击创业板,目前处于已反馈状态。

《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》发行条件第二十八条及《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管理暂行办法》第十六条都明确规定,需“发行人不存在重大偿债风险,不存在影响持续经营的担保、诉讼以及仲裁等重大或有事项。”

另据2018年11月最新修订版《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》,对于重大诉讼、仲裁的认定给出了金额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绝对值10%以上及绝对金额超过一千万元双重认定标准。

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副主任、上海法学会金融法研究会副会长宋一欣律师对野马财经表示,如果企业在IPO期间涉及重大诉讼而影响上市过会,则有可能面临被证监会暂停IPO的风险,此外,会导致企业被暂停IPO的情况还有盈利及专利等问题。

宋一欣律师认为,灿星一案的影响及结果需要考虑到两方面:首先涉诉金额有没有对灿星的盈利情况造成重大影响?其次涉诉问题是否涉及到灿星的盈利模式。在这两方面,如出现lPO规范禁止的情形,则IPO有可能被叫停。

据灿星的招股书显示,2015年至2017年及2018年上半年,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4.61亿元、27.06亿元、20.58亿元及2.64亿元;分别实现扣非净利润7.88亿元、6.63亿元、3.90亿元及-0.27亿元。且截至2018年6月30日末,公司净资产为30.46亿元。

从上述数据来看,如果MBC与灿星诉讼案件涉及金额确在2亿元左右,那么涉诉的金额或已近前者年平均净利润的1/3;而对于大多数节目为“贴牌生产”的制作方灿星来说,拳头产品的版权纠纷无疑也会让公司的正常经营活动产生动荡。

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,不代表我们立场,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:http://www.gxtpw.cn/a/peixun/1949.html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微信号:

工作日: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